淝水之战玄机:潜伏的战俘改变中华历史

  朱序(?-393年),字次伦,义阳(今河南信阳市)平氏人,东晋重要将领,参加过多场战事并屡建功勋,尤其是在著名的淝水之战中为晋军获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朱序是将门之后,其父朱焘,曾历任西蛮校尉、益州刺史和平西将军。此故,朱序自小就熟读兵书,深知战理。在襄阳之战中,朱序经过艰苦奋战,终因寡不敌众和内奸出卖,最终为秦军所俘虏。为了顾全大局,他假装投降前秦,暗中则充当起间谍,一直悄悄地为东晋收集情报和传递情报,终于协助东晋战胜前秦,成为扭转淝水之战结局的关键人物。

  公元316年,西晋灭亡。此后中国便长期处于南北分裂的局面。在南方,司马睿组织衣冠南渡的大氏族,于公元317年建立起东晋王朝,定都建康(今江苏南京)。而北方,则是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纷纷先后称王称帝,长期处于割据混战的状态。

  在这个动乱过程中,占据陕西关中一带的氐族统治者以长安为都城,建立前秦政权。公元357年,苻坚自立为前秦天王,并迅速使得前秦强大起来。苻坚即位之后,重用汉族知识分子王猛等人,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在政治上,加强了中央集权和整顿吏治;在经济上,重视农桑和兴修水利;在文化上,注意兴办学校和调和种族文化差异;在军事上,重视扩充军队和加强训练。在经过这些强有力的改革措施之后,前秦实现了“国富兵强”,奠定了统一北方的基础。

  有了强劲的实力之后,苻坚积极推行向外扩张的政策。在不长的时间里,他先后灭掉前燕、代、前凉等割据政权,实现了黄河流域的统一,并与南方的东晋政权形成对峙局面。

  苻坚开始有计划向南进行扩张,并一度攻占东晋的梁(今陕西南部、四川北部的部分地区)、益(今四川的大部分地区)两州,把长江、汉水上游广大地区纳入了前秦的版图。对于苻坚的这些军事行动,王猛并不非常认同。公元375年,王猛重病缠身,苻坚亲临问候,并询问政事。王猛建议苻坚暂时与东晋保持友善,在保持内部稳定的同时,注意加强对鲜卑、羌族等少数民族的控制。王猛说:“晋虽僻陋吴越,乃正朔相承。亲仁善邻,国之宝也。臣没之后,愿不以晋为图。鲜卑、羌虏,我之仇也,终为人患,宜渐除之,以便社稷。”(《晋书·苻坚载记》)王猛这番临终遗言其实是为前秦量身打造的治国安邦方略,也是王猛多年思考的结果,可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合理建议并没有被苻坚所采纳。此后不久,苻坚便指挥前秦军队大举南下,计划夺取襄阳。

  东晋方面,其实一直在为前秦进犯做着积极准备。当时,权臣桓温已经去世,改由谢安当政。谢安深知治国要领,敢于重用贤能,诸如徐邈、范宁、谢玄等文武贤人,先后受到重用。与此同时,他大胆裁减冗员,降低官俸,以此来积极减轻人民负担,缓和内部矛盾。因为这些措施非常得力,东晋就此迎来南渡以来一段相对稳定的时期,为抗击苻坚大军奠定了基础。襄阳之战,朱序带领全城军民奋勇抵抗前秦军队,虽说经历挫折,并致主将被俘、城池失守,但是东晋军队士气高昂,战斗力旺盛,与秦军相比并不处于下风。在这场战争之后,朝野上下并没有慌乱,而是扎实有序地做着抗击前秦的准备,终于在淝水之战中击败强敌,一举扭转危境。

  襄阳之战是淝水之战的前奏。东晋太元三年(378年)二月,苻坚选择襄阳作为突破口,发起对东晋的进攻。襄阳守将朱序以为秦军缺少渡江船只而守备松懈,没想到石越率领大军悄悄地浮水渡江,偷袭得手,一举占据襄阳外城。朱序只得丢下渡船百余艘,仓促地退守内城。而秦军正好利用朱序所丢弃的船只,迅速地将主力渡过大江,一举将内城包围。朱序的母亲韩氏登城巡视,发现西北角是个很可能被突破的脆弱地带,于是率领百余名妇女紧急加固城防。后来秦军的主攻方向果然从这里发起。由此可见,韩氏也是颇通兵法之人。在城防吃紧之时,韩氏还率领妇女们参加到保卫襄阳的战斗之中。她们的战斗精神极大地鼓舞了襄阳守军,秦军先后增兵多达十万,却一直攻打不下襄阳。

  秦军眼看强攻不成,便干脆将襄阳团团围困,切断了襄阳与外界的联系,使得襄阳成为一座孤城。即使面对这样的局面,朱序仍然率领军民继续顽强奋战,坚守襄阳九个月之久。久攻不下的局面,自然会令苻坚异常恼怒。他赐给负责指挥攻城的苻丕一把剑,命令其必须在来年开春之前拿下襄阳,否则就“勿复持面见吾也”(《资治通鉴·晋孝武帝太元三年》)。看到这种架势,苻丕诚惶诚恐,只得继续全力进攻。在秦军强大攻势面前,襄阳守将李伯护暗中投降秦军,并充当了秦军的内应,协助秦军攻破城池。在这种里应外合的夹攻之下,襄阳最终失守,朱序被俘,惨烈的襄阳之战以秦军的获胜而告终。

  朱序被俘之后,受到苻坚很高的礼遇。苻坚之所以对朱序以诚相待,是希望顽强的朱序能转而为自己效命。朱序出于无奈,只得假装应允,暗自则是等待机会报效东晋。苻坚虽然是氐族,却有着很高的汉文化修养,特别重视起用汉族政治家。但是,他对朱序的这种重视不仅没有收到预期的效益,还意外地给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朱序留在秦军大营,恰恰成为一名深深潜伏的间谍。在随后的淝水之战中,朱序利用自己所掌握的重要情报,帮助谢玄取得了一场大胜。

  苻坚在攻打襄阳的同时,命令彭超同时全力进攻彭城。东晋太元四年(379年)二月,彭超率领大军攻克彭城,并占据淮阴,继续南攻盱眙。

  大军压境,东晋首府建康城一度陷入震惊和惶恐之中。这时候,谢石、谢玄兄弟挺身而出。谢玄率大军反攻盱眙,迫使彭超等退守淮阴。随后,谢玄率军先用调虎离山之计解救了彭城,再大败秦军于三河,极大地提升了晋军士气,鼓舞了斗志。

  和东晋之间长达数年之久的拉锯战,不但没有提醒苻坚注意东晋军队战斗力和士气的提升,反而让苻坚变得更加的心浮气躁。一心想着“混六合以一家”(《晋书·苻坚载记》)的苻坚,决定亲自率领大军与东晋展开决战。东晋太元八年(383年)四月,苻坚不顾群臣反对,命苻融为先锋,带领着号称百万的大军,自长安出发,水陆并进,声势浩荡地向东晋开进。

  东晋太元八年(383年)十月,苻融率军攻占寿阳。东晋赶来救援的将领胡彬救应不及,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寿阳易手,自己率军退守唊石一带布防。苻融大军一路追击过来,将胡彬所部团团围困。胡彬眼看粮草告急,只得秘密派遣使者向谢石求援。没想到使者半路被秦军截获。苻融得知胡彬吃紧的消息之后,立即将情况向苻坚做了汇报。苻坚再次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认为大破晋军在此一举。为了尽量降低损失,他命令曾守备襄阳的晋军降将朱序前去谢石处游说行间,试图招降谢石。这本是苻坚看来志在必得的一招棋,却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而且让自己结结实实地栽了一个大跟头。

  另有异志的朱序非常爽快地接受了游说的任务,立刻启程赶往谢石大营。见到谢石、谢玄兄弟之后,朱序不但不进行游说劝降,反而将自己在敌营数年内所收集到的相关前秦军队的重要情报,详细地向谢石做了汇报。朱序告诉谢石,如果等苻坚果真集中百万大军,晋军将很难抵挡,所以应该乘着他们尚未完全集中就果断采取军事行动,集中精锐力量消灭苻融:“若败其前锋,则彼已夺气,可遂破也。”(《资治通鉴·晋纪二十七》)

  谢石、谢玄得到朱序提供的情报之后,遂改变了原定计划,改而决定果断进兵,抓紧时机立即对秦军前哨人马展开攻击。这年十一月,谢玄命令广陵相刘牢之率领精兵五千,进攻洛涧西岸的梁成。刘牢之深谙用兵之术,攻其无备出其不意,迅速击败梁成军,并斩杀梁成,成功地将梁成五万兵马压迫在淮水之滨。秦军被逼入绝境,顿时大乱,众将士纷纷抢渡淮水,人马自相残杀,死者多达一万五千之众。

  在取得洛涧之战的胜利之后,谢石收获了信心,立即派遣各路大军向前推进。晋军水陆并进,士气高昂,直逼淝水东岸。苻坚、苻融在寿阳城头看到晋军列阵严整,改变了对晋军的看法,对晋军的战斗力有了重新认识。这时候,恰好有疾风吹得八公山头草木摇动,苻坚以为都是晋军在那里设伏,不禁为之大惊失色:“此亦劲敌也,何谓少乎!”(《魏书·列传第八十三》)由此可见,洛涧一战,苻坚损失的不只是五万兵马,更是南下的锐气。这直接影响到随后的淝水决战。苻坚本想行间游说谢玄,没想到他派出的间谍朱序心念故土,一直念念不忘的是临阵倒戈,给谢玄、谢石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报,为他们制定作战计划提供了直接的依据。

  朱序不仅为洛涧之战及时提供了准确的情报,导致秦军先锋部队受挫,还在淝水决战的关键时刻再次建立奇功。

  晋军水陆并进,本想与秦军马上接战,但秦军依靠淝水扎营,使得晋军无法渡河。秦军战将张蚝一度渡过淝水与晋军交战,并打败了晋军先头部队。谢玄以为是秦军进攻序幕,不敢大意,立即派出精兵阻击,将张蚝逼退。这之后,两军依旧以淝水为界,形成对峙状态。

  然而谢玄并不希望两军一直隔水对峙,使得战事久拖不决。因为晋军在实力上和数量上与秦军悬殊太大,如果僵持和消耗下去,明显对晋军不利。为了打破僵局,谢玄派出使者前往苻融大营进行游说,希望秦军后退,让晋军能渡过淝水。使者对苻融说:“君悬军深入,置阵逼水,此持久之计,岂欲战者乎?若小退师,令将士周旋,仆与君公缓辔而观之,不亦美乎!”(《晋书·苻坚载记》)

  面对这些游说之词,苻融显得有些犹豫不决。秦军众将希望依靠兵力上的优势,与晋军继续相持下去,以寻找获胜良机,但苻坚和苻融觉得只有诱使敌军前进才能求得战胜晋军的良机。他们甚至打算乘着晋军半渡之际,“以铁骑数十万向水,逼而杀之”(《晋书·列传第四十九》),以此来彻底击溃晋军。

  苻坚和苻融打定主意,众将再劝已是无益。于是,苻坚下令让大军部分后撤。然而,秦军阵营前后相距甚远,战线拉得过长,许多将士并不明白指挥后撤的真正意图,所以,当前军撤退之时,后方的将士误以为是前方部队打了败仗,所以立即便乱了阵脚。而晋军先头部队乘机冲到对岸,乘着秦军阵脚大乱之际,即刻对秦军发动猛烈进攻。眼看时机成熟,潜伏在秦军阵中的朱序大声叫道:“秦军败矣!”(《资治通鉴·晋纪二十七》)那些慌乱撤退的秦军不知真假,以为秦军的前方部队果真战败,于是显得更加忙乱,人马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已经逃出战场的秦军士兵,仍然处在惊慌失措之中,听到风声鹤唳,都以为是晋军杀到,根本不敢止住逃跑的步伐。其间,苻融曾试图阻止大军溃败,没想到也被乱兵冲倒,最后被晋兵所杀,苻坚也被乱箭射伤。谢玄则指挥大军乘胜追击,一举收复寿阳。就这样,淝水之战以晋军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淝水之战是东晋抵抗前秦的一场关键性战役。谢玄如果不能在这场决战中获胜,衣冠南渡的东晋王朝必将面临更加危险的境地。而苻坚如果在这场战争中获胜,他将很有可能实现自己“鼓行而摧遗晋”(《晋书·苻坚载记》)的宏伟计划,朝着统一天下的步伐迈出非常坚实的一步。然而,历史并未由着苻坚的个人意愿往前发展。在这场大决战中,谢玄成功地带领处于绝对劣势的军队,以少胜多,打败了前秦气势汹汹的百万大军。

  影响这场大决战结局的因素很多,但毫无疑问的是,朱序应当是改变这场战争结局的一个重要人物。在淝水之战中,朱序实则是扮演了一次假投降。他以投降为名,行间谍之实,成为扭转乾坤的重要人物。很明显,东晋因为有了朱序及时提供的重要情报,战争准备有条不紊,战场指挥机动灵活。

  在淝水之战前后,朱序极具随机应变能力——这应当是间谍人员的基本素质。比如说,在保卫襄阳的战斗中,他虽竭尽全力,却最终因为出了内贼而失守。在被敌人俘虏之后,他灵机一动,假装投降并获得官职,然后便巧妙地运用特殊身份作掩护,悄悄行使间谍活动,传递情报,为东晋最终赢得战争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朱序又非常善于审时度势。当他看到秦军驻扎地点空间狭小、人马混杂,便巧妙地借用了秦军转换阵型的时机,佯称“秦军已败”,由此导致秦军上下一片混乱,人马自相践踏,甚至由此而再也无法组织战斗,并最终兵败如山倒。秦军的百万雄狮顷刻之间土崩瓦解,这才给了东晋军队以少胜多的机会。

  此后的历史,苻坚由于此次战争失败,直接导致其前秦政权的灭亡。苻坚带伤逃回途中,军队大多溃散,只得三万人回到洛阳。看到秦军惨败,北方少数民族政权趁机发难,慕容冲率兵攻击,苻坚在五将山被杀死,而前秦苟延残喘数年后,终于灭亡。淝水之战彻底改变了前秦的命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朱序其实也是改变了前秦命运的重要人物。

  东晋在淝水之战大获全胜,朱序因此得以回到东晋,论功行赏,朝廷封他为龙骧将军、琅琊内史。东晋太元九年(384年),东晋成功收复洛阳,朱序被任命为豫州刺史,驻守洛阳。在这之后,朱序成功击退进犯的翟辽,因此拜征虏将军。东晋太元十五年(390年),西燕帝慕容永进攻洛阳,朱序自河阴(今河南孟津县东)北渡黄河,在太行一带大败对手。然而当朱序追击至白水时,翟辽悄悄进攻洛阳,朱序被迫撤退。这之后,朱序屡次以老病请辞,但都未获准。到了东晋太元十七年(392年)十月,朱序再度上表请辞,朝廷仍不受理,老病缠身的朱序只得自行离职。对此,朝廷下诏给予了原谅。东晋太元十八年(393年),朱序去世,受赠左将军、散骑常侍。

TAG标签: 淝水之战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