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鲍威尔“萧规曹随” 就不怕特朗普重蹈尼

  自特朗普入白宫以来,似乎正确的决定并不多,而任命美联储现任理事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为下一任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似乎是为数不多“英明正确”的选择。不过显然特朗普看重的并不是“学历”和“证书”,主要还是看钱,看在上帝的份上,特朗普就选择了美联储里面最有钱的土豪“鲍威尔”为耶伦接班人。

  这是一个理智清醒的选择的原因主要是“耶规鲍随”:表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在短期将保持延续性,也表明美联储监管政策或将更加简单清晰。不过市场显然忽略一个致命的问题:一位“离经叛道”要挑战一切建制的特朗普,给美联储独立性所带来的威胁。他的共和党前任尼克松就这么玩了一次,当然人们对他印象深刻还是他耍了一次“超级大无赖”:美元和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轰然倒塌。

  1972年,尼克松总统寻求连任时,他向时任美联储主席伯恩斯(Arthur Berns)大举施压,要他“水灌”经济。尼克松成功连任,但通胀飙升,增长崩溃。尽管尼克松最终还是被弹劾了,但没人想要再次经历这一过程。

  尽管鲍威尔不如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和她的前任伯南克(Ben Bernanke)那样,是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经济学家,但凭借多年担任美联储普通理事的经验,他积累了关于他将面对的重要问题的深度知识。但不要搞错了,鲍威尔将要执掌的机构,主宰着全球金融体系。所有其他央行行长、财政部长甚至国家首脑,主宰力都远不如他。

  如果说这看上去有些夸张,那只是因为我们大部分人其实并没有经常紧盯着美联储的一举一动。当美联储所为正确,物价就保持稳定,失业保持低位,产出源源不断。但“所为正确”一直都不容易,而当美联储所为错误时,其结果是相当糟糕的。

  著名的例子是1920年代末,美联储刺破股市泡沫的措施引发的1930年代大萧条(幸运的是,在特朗普考虑过的美联储主席人选中,鲍威尔是最不可能重蹈这一覆辙的)。1970年代,美联储海量印钞,试图以此平息这个10年里石油冲击所带来的阵痛,结果导致通货膨胀飙升,又花了10多年时间才把通胀遏制住。

  在很多时候,世界其他国家比美国人更加关注美联储的政策。这并不奇怪,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核心地位,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稳固。一部分原因是世界贸易和金融多与美元挂钩,导致许多国家要紧跟随美联储的政策,以稳定汇率。

  在他的五年任期伊始,鲍威尔就将面临一些重大挑战。从某些角度衡量,今天的股市比1920年代泡沫更甚。在当今极低利率的环境里,投资者似乎更愿意为了回报而承受更大的风险。

  同时,尽管美国和全球经济都在强劲增长,但通胀仍处于令人困惑的低迷水平。这使得美联储的政策利率(仍只有1%)正常化变得极其困难。而只有实现了政策利率正常化,美联储才有空间在下一次衰退来临时(这是无法避免的)削减利率。(任何给定年份发生衰退的概率为17%,而现在衰退概率很高。)

  如果鲍威尔和美联储无法在下一次衰退前实现利率正常化,他们该怎么办?耶伦坚持认为没什么好担心的;美联储一切尽在掌握中,因为它还有另类工具可用。但许多经济学家相信,这些基本上都是骗人的东西。

  比如,所谓的量化宽松就是让美联储发行短期债务去买长期政府债务。但美国财政部拥有美联储,它大可以自己完成这类债务购买。

  货币政策是衰退的第一道、也是最有效的一道防线,因此,新主席的一个紧迫任务是制定更好的方针。幸运的是,好主意是有的,我们只是希望鲍威尔能够迅速成立一个委员会,研究长期方案。

  一个主意是提高美联储的通胀目标,但这会带来问题,因为会打破几十年来将通胀保持在2%左右的承诺。此外,更高的通胀将引来更大的指数化,最终影响货币政策的效果。为有效的负利率政策铺路是更加激进,但也是目前为止最优雅的方案。

  银行监管也属于美联储的权限范围。规则厚达3万页的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立法,让律师乐开了怀。但巨大的合规成本最终要落到中小企业头上。直接要求银行加大从股市而非债券募集资源,是一个更好的办法。

TAG标签: 萧规曹随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