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蔡襄为什么认为建盏与贡茶最配?

  宋代是茶文化高度发达的时代,宋人钟爱点茶、斗茶,并以建州所产北苑茶为最优。

  宋太宗赵匡义于公元977年,将建州北苑(位于今闽北建瓯市东峰镇)设为官焙御茶园。

  有宋以来,范仲淹、苏东坡等文豪大家,纷纷吟诗作赋,称颂北苑贡茶。还有达官显贵为宋茶著书立说,茶书的标题很多都带“北苑”二字。甚至地位最高的皇帝也参与其中。

  宋人有云:“天下之茶建为最,建之北苑又为最”。北苑茶在宋代的地位,可见一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和九五之尊的帝王,都在诗文中推崇北苑建茶,那么在他们眼中,与建茶相匹配的茶具又是什么呢?

  宋代系统论述茶具的书有三本,蔡襄《茶录》、宋徽宗《大观茶论》、审安老人《茶具图赞》。

  从图中可以看出,三者因年代先后和侧重点不同等原因,所介绍的茶具有所区别,以专门写茶具的《茶具图赞》最为全面。

  不过茶盏作为关键道具,是不可能被忽略的。三本书都对茶盏的选用,做出详细的介绍,并且都把首选的答案指向建盏。

  蔡襄在《茶录》中写道:“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点茶法)茶汤呈白色,适合用黑釉盏。建安(即建州,辖区包括今闽北建阳建瓯等县市)所造茶盏,色泽深黑,斑纹如兔毫,坯体微厚,烫过之后,能长时间保持温热,不易变冷,很适合点茶、斗茶。其他地方所产黑釉盏,要么更薄,要么釉色不够黑,都不如建盏。

  可以说蔡襄是首位在茶书中,将建安所造茶盏(即建盏)封为第一茶器的茶学权威。

  蔡襄作为位极人臣的朝廷大员,其身份和文名,让《茶录》名扬天下、名垂青史,《茶录》中对建盏的评价,也成为现代人研究宋代茶文化的重要依据。

  宋徽宗于《大观茶论》中如是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

  此句大意为:茶盏以色泽青黑、有兔毫纹且毫纹如玉者为上品,因为这类茶盏的釉色表现,最能焕发(白色)茶汤的颜色。

  虽然这句话没有直接说明茶盏的产地,但在宋代乃至现代,能烧制出“玉毫条达”之黑釉盏者,仅建窑一家。且生产“供御”、“进琖”等御用款黑釉盏的窑口,也只有建窑。

  宋徽宗以帝王之尊为建盏背书,颇为后人所称道。而“玉毫条达”一说,还首次对建盏的毫纹作出审美要求。“玉毫条达”作为皇帝的审美观,也在千年之后,成为匠人孜孜以求的目标。

  《茶具图赞》是一本很有意思的茶书。该书不仅是第一本茶具专著,还为每个茶具配上白描插图,并以拟人化的方式,赋予茶具官职、名字号和个性,统称“十二先生”。

  赞曰:出河滨而无苦窳(yǔ,粗劣),经纬之象,刚柔之理,炳其绷中,虚己待物,不饰外貌,位高秘阁,宜无愧焉。

  《茶具图赞》也没直接说茶盏产地。但是正所谓一图胜千言,书中配图,一看就是建窑兔毫盏。而相对应的名、字、号、赞,也悉数指向建窑兔毫盏。书中给建盏封的官位还挺高。

  宝文,文谐音“纹”,指建盏有兔毫纹,也指宋代宝文阁。宋代皇室所建某阁,一般为皇室收藏书籍和皇帝御笔之所。

  比如龙图阁为宋真宗时所建,用以收藏宋太宗御书、御制文集、典籍、图画、祥瑞之物等。宋代官制还有将某阁学士作为“加官”的惯例,如包青天包拯,就曾为龙图阁学士。

  宝文阁的作用和龙图阁基本相同,宋英宗时,设宝文阁学士。宝文阁学士,待遇与龙图阁学士等同。

  因此“宝文”阁学士,是一个极为荣耀的头衔,可以看出《茶具图赞》对建盏地位的重视。

  “去越”虽然只有两个字,却一语道破唐宋两朝茶文化的不同。唐代陆羽《茶经》说茶盏以越窑青瓷为上。到了宋代,物过境迁,世人推崇的茶盏,从越窑青瓷,变成了建窑黑瓷。舍越窑而取建窑,故名“去越”。

  “自厚”喻建盏胎体微厚,“兔园上客”喻蔡襄、宋徽宗等权贵推崇的上等茶盏为建窑兔毫盏。

  赞语大意是说:建窑兔毫盏出自河滨,但不粗劣,文理分明,内含《易经》中的阴阳之调,经纬之变,大巧若拙,拙中见秀。宝文阁学士既然通晓天文地理,更应虚怀若谷,不吝浮名,以德服人,才有资格位置高于秘阁(漆雕秘阁,指盏托),被皇帝,也就是茶客所倚重。

  《茶具图赞》以独特的形式,暗喻建盏的重要地位,并辅以哲思,赋予德行,颇具“器以载道”之意。世人提及建盏在宋代的地位,多看重《茶录》与《大观茶论》,其实《茶具图赞》作为茶具专著,对建盏的评语,也是掷地有声,值得深思的。

  建盏是宋代茶文化的主角,但它出演的不是一场独角戏。有主角也有配角,才能凸显主角的重要。要深入了解建盏,必然要深入研究宋代茶文化的其他角色,比如之前曾经介绍过的茶焙笼、茶碾、茶罗,和图7中的茶筅等。与建盏同出建州,风靡两宋的北苑茶,和建盏的联系更是千丝万缕。因篇幅所限,暂不展开,容后探讨。

TAG标签: 蔡襄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