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里千秋——白居易留住的永恒春天

  他,终归是要离开了。都城那么大,满朝文武那么多,单单就容不下一个敢于说实话的人。当年老师顾况就说过,“长安居不易”,他还不信,只心里暗暗较劲,认为我只要努力学习,哪怕是口生疮痍,手磨成茧也不在乎。他从小就在祖父的教导下,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先贤圣哲之言来激励自已,如今老师的话犹在耳旁,一语成谶。

  朝中发生这么大的事——宰相武元衡遭人暗算,当场弊命,裴度也倒在血泊之中,满朝文武,竟无一人站出来说话,低着头,鸦雀无声,连往日无话不言的谏官,也缄默不语。大殿上下一片死寂。

  白居易,作为东宫官,这事本与他毫无关系,偏偏就看不过去,连夜草檄,上书要求严惩凶手。真是年轻气盛,看不清其中个奥,一怒之下,不知得罪多少朝官。平日写的讥讽诗早就让人看不顺眼,只是没有寻到机会,这下好了,僭越之罪,长安是呆不下去了,谪为州郡。笑面虎王涯是个天才,居然能找出他写过的赏花诗和井诗与后来他娘死于井水之间的关系,有伤孝道,笑话,八杆子打不着的事,都能联系在一起,真是天才。罪加一等,州郡也做不了,就江州司马吧!

  诗家不幸江州幸。江州迎来了千古诗人,也成就了诗人千古。离开长安是郁闷的,但离开长安这个是非之地后,诗人也得到了平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释放。一路的江山好景,一路的放声吟唱。走到哪,哪儿就是诗章,哪儿就有人传唱,妇孺童叟争相传颂,把一段迁谪当成了诗旅,把江州当成了人生诗旅的驿站。影响千数百年的诗歌名篇,如珍珠般撒落,在诗歌的浩瀚星空中熠熠生光。

  条件是艰苦的,困难是不可避免的。水土不服,地低潮湿,黄芦苦竹,寂寥无事,知音难遇。诗人的灵魂遇滩搁浅,诗人的精神世界出现前所未有的空荒。因而诗人也更为敏感,更加多情,更加伤感。

  流落异地的京城歌女,寄以同情之泪,哀人亦自哀,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五百年前的田园诗祖陶渊明让他缅怀,寻踪访迹,寄托高思。秀丽的大自然更是涤荡心胸,匡山锦绣,让他着迷,一有闲暇,便选胜登临,抒怀写志,让他的生花妙笔与锦绣河山,珠联璧合,妙趣横生。

  公元816年,诗人白居易来到庐山香炉峰下,一边开山劈地,庐结草堂,一边又掘池引泉,养鱼种莲。三五好友,或儒或释或道,烹泉煮茗,把盞合欢。闲观四时花木葱茏,静对高山流水知音。一椽三间草堂,经常是佳客盈门,笑语不断,案叠闲书数卷,几陈素琴一张,把一个寂静而荒野的山林折腾成如诗如画的美丽家园。象当年李白一样,筑庐南山,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待余异日,司马岁秩满,出处行止,可以自遂,则必左手引妻子,右手抱琴书,终老于斯。而且信誓旦旦,清泉白石,实闻此言。这一想法,得到大林寺主持的极力赞成,既然不能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总可以吧。修炼自己的心性和品格,做一个学问高深、道德高尚的人。

  他的心绪很快就舒展和清朗起来,贬谪后的失意与空落如午后的山岚烟消云散,心里的寒冬早己过去,一生的春天仿佛一齐向他涌来。这是一个阳光明媚,万木葱茏,蜂飞蝶涌,鸟语花香的世界。自然的春天也许很快就会过去,惜春留春觅春同盼春的心情一样焦渴不安。这人间的春归真能寻觅的到吗,真能留的住吗,人间真能找到这不老的春天吗?

  大林寺的僧友是他的常客,与长老们交往,渐渐被佛祖的智慧灵光照耀,这些来自灵魂深处的碧水清泉,抚慰着焦渴不安的心,让他醍醐灌顶,悟门顿开,山川佛理才是打开他心灵郁结的金钥匙。

  这日的心情出奇的好,他来到大林寺外,见桃花灼灼,暖风微微,如云霞满天,雾散花芬,诗情与诗兴同山间的清泉一起,自然而随意地流淌: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 常恨春归无觅处, 不知转入此中来。

  感谢上苍,如果沒有一千二百年前的那次贬谪,中国文学史上就会少了象《琵琶行》、《大林寺桃花》、《庐山草堂记》等文学名篇,我们的某种思想和精神情感就无人代言。也许是江山有幸,也许是诗家有幸,历史成就了这段文学传奇,也让我们记住了诗人白居易内心深处留住的永恒的春天。

  白居易晚年在洛期间,与胡杲、吉玫等九位友人在香山结成“九老会”。从小时离开新郑,到五十多岁重经故土,白居易基本上完成了从“达则兼济天下”到“穷则独善其身”的人生观的转变。

  白氏书风,温雅中有雄健,魏晋风流,神气爽爽,超逸优游。白居易的书法,笔锋犀利,气度飘逸,骨力清健,字字朱珠圆玉润,书卷气盎然满纸。白居易书法气息清丽娴雅,略近褚河南,惟筋力不及褚河南遒逸。

  白居易从江州调任忠州刺史时,那里“林峦少平地,雾雨多阴天”。白居易烤的饼跟今天的烧饼类似,当时叫胡麻饼,是从少数民族那里模仿来的。既然不容易变质,白居易的烤饼快递显然可以送得更远些,比如递送到长安。

  他,终归是要离开了。都城那么大,满朝文武那么多,单单就容不下一个敢于说实话的人。当年老师顾况就说过,“长安居不易”,他还不信,只心里暗暗较劲,认为我只要努力学习,哪怕是口生疮痍,手磨成茧也不在乎。他从小就在祖父的教导下,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先贤圣哲之言来激励自已,如今老师的话犹在耳旁,一语成谶。朝中发生这么大的事——宰相武元衡遭人暗算,当场弊命,裴度也倒在血泊之中,满朝文武,竟无一人站出来说话,低着头,鸦雀无声,连往日无话不言的谏官,也缄默不语。大殿上下一片死寂。白居易,作为东宫官,这事本与他毫无关系,偏偏就看不过去,连夜草檄,上书要求严惩凶手。真是年轻气盛,看不清其中个奥,一怒之下,不知得罪多少朝官。平日写的讥讽诗早就让人看不顺眼,只是没有寻到机会,这下好了,僭越之罪,长安是呆不下去了,谪为州郡。笑面虎王涯是个天才,居然能找出他写过的赏花诗和井诗与后来他娘死于井水之间的关系,有伤孝道,笑话,八杆子打不着的事,都能联系在一起,真是天才。罪加一等,州郡也做不了,就江州司马吧!

TAG标签: 白居易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