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峤听过风的歌谣诸葛亮闻过风的味道

  风啊风,变幻莫测的风,风从苍凉的荒原上掠过,荒原上飞沙走石,“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风从浩浩的长空拂过,吹动云起云灭,“狂风推云若山倒”;风在一年四季吹过,催动花谢花开,“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睹瓶中之冰,而知天下之寒”,风用沉默的语言,暗示着天机,启迪着世人。

  我曾听说过,有人赏花,有人赏月,有人赏山,有人赏水,可是,是否有人专门赏过风吗?风,并不是所有普通寻常人,都能够赏得了的啊,赏其他的东西,不管是花、是月、是山、是水,或许,只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就已经足够了,但是,要赏风,却不一样了,不仅要有一双聪慧的眼睛,就连你的鼻子、耳朵等器官,也都要调动起来呢。

  因为,风实在是太变幻莫测了,稍微不留意的话,它就会从你的耳边轻轻掠过,然后,对你耳语一声:“你已经错过我了”,等你回过神来的时候,风,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要赏风,就应该向唐人李峤那样赏。他曾经写过一首名为《风》的绝句,可是,却通篇没有一个“风”字,或许,这就叫“赞风不露风”吧。的确如此,风是那样神出鬼没,要想欣赏这无形的风,绝对不能单单欣赏其本身,而应该要欣赏那风吹过的轨迹。“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在这短短的二十个字中,我们看见了风的力量,它能够让秋天的树叶脱落,它又能够让二月的鲜花开放,这几乎就已经是主宰大自然的神力了吧。不错,风的力量是无穷的,它能够抛动大海的波浪击中岩石,它也能托起苍鹰的羽翼在天空翱翔。

  风,在一般情况下,我们看不见它,但是,我们却能够通过其他事物来看到风,风过江面,掀起的万丈巨澜,风入竹林,吹得劲竹歪斜,“大风卷水,林木为摧”,这一切都告诉我们,风来了。

  或许,当我们懂得赏风的时候,我们就距离风更加近了呢,这时候,我们就能够更加理解风,懂得风的心意了。

  有人说,风是孤傲的,因为,他们看见了风儿在一滩浅浅的死水上一掠而过,没有久久驻留,甚至连一丝涟漪也没有泛起。不要责怪风吧,虽然风儿并不会因为与死水接触就会变脏,但是,它却害怕将那污浊不堪的腐朽的气息,通过自己而带去远方。

  不要怪风孤傲,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甘心受牵绊的风。风,它从未在流水花开的温情里流连,所以,更不要说是一潭死水了。风永远都不愿停留,它总是不停地流浪,因为它自己为自己背负了不归的宿命。

  有人说,风是狡诈的,因为,他们看见了在一道深堑峡谷里,风儿盘旋着,想尽了一切方法,呼啸着逃出。不要责怪风吧,忘了风不能呆在狭小的空间里吗,那样它会失去自己的活力,在瞬间衰老、死去。

  有人说,风是轻浮的,因为,他们看见风始终都在高空盘旋。不要责怪风吧,要是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实,风一直都是俯贴着大地、依恋着海面的啊。

  世界,经历了无数个轮回,而风,也流浪了无数个世纪,见证了无数次沧海桑田的变换。风儿在岁月的尽头伫立,在历史碾过的沙尘中凝望。曾随风儿飘荡的落叶,曾随风儿远行的种子,都早就已经在风中沉淀,回归到大地,繁衍生息,继续着属于自己的轮回,而唯独只有风,还继续徘徊,清唱着属于自己的歌谣。

  风的歌谣,又有能够听懂呢?都说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可是,当年俞伯牙还是终究遇见了钟子期呢,但风儿呢,谁又是它的知音呢,那些赏风的人,又有几人能听得懂风的声音呢?或许,曾经有一个叫诸葛亮的人明白风的语言吧。

  当年,他曾经轻轻地摇动自己的羽扇,和微微流动的风,共同商量着一个灭曹的大计。当东风真的在赤壁吹起来的时候,周瑜震惊了,他不相信,诸葛亮当真能够和风之间达成某种共识;曹操害怕了,他正诧异,怎么明明只是孙刘联盟,可是,参与者中,居然又多了一阵东风呢?“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正是因为有了一个知风之人诸葛亮,才会有了“借东风”的千古传奇。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并不是都像诸葛亮那样睿智的,所以,关于风儿的歌谣,虽然唱了那么多年,却还是很少有人能够听懂它究竟在唱些什么。

  在风中,我伫立着,我睁大了眼睛,想看清楚风的样子,可是,却被风儿卷起沙尘,迷住了我的双眼。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是那样真实,可是,在这个真真切切的世界里,风,我却始终看不清你模糊的面孔,看不懂你流变的形体。

  我环顾四周,灰暗的天空,寂寞的荒原,我相信,风曾经来过,可是却没有留下足迹。只有衰草在夕阳中轻轻摇曳,低诵着风的传说,证明着风曾经降临,慢慢地,随着它们渐渐停止摇摆,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风曾经来过。风的传说,就这样湮没在了蒿草里。

  于是,我不再妄图探究什么风的颜色,风的形状,风的气味,我也不再寻觅风的传说,不再妄图欣赏风、理解风,我知道,一切的努力都将徒劳无功。

  我不再追逐,不再寻觅,我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野里,我相信,当风再次吹起的时候,我便能从此与风合而为一了,在风的帮助下,我一定可以像是《逍遥游》中的大鹏鸟一样,“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在那一个瞬间,我变得与风一样自由。

TAG标签: 李峤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