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四公子陈贞慧的水坑端砚

  砚铭曰:“毋谓尔白,日即惟墨,毋谓尔坚,磨之可穿,和其光而葆其璞,君之比于玉。崇祯葵末铭于刊江寒舍。定生”。

  五一长假,乘兴携友游扬州御码头古玩市场,购得一砚。砚是等边梯形状,长23厘米,宽19厘米,厚3厘米,上部略狭,下部稍宽,正面的砚面作罗汉肚淌池。凹池较深约2厘米。砚池线条圆浑中见犀利。砚面显素净,然周边均为嶙峋之石皮,石皮黄中见白,且伴有水蛀痕迹,水蛀者水滴水石穿也,非水坑之石滴水千万年方能形成。古朴苍茫,天然纯正,毫无奢华造作之气。

  该砚属端石中之的老坑水岩,其石产于广东肇庆西江峡口端溪的口以东处。开采相当的困难。凡开采必择冬季的枯水期,汲干洞中所有的积水,方可进行采石,每年的采石时间仅仅三个月,汛期一到,即刻停工,否则有水淹过顶的生命之虞。开采的矿洞只有80至90厘米高,采石只能猫腰爬行,岩石崩塌的危险随时可能发生。真是艰辛之极。石洞中的光线极暗,凿取出来的砚石还需仔细的选取,去劣取精,所存无几。千百斤石材中能入砚者寥寥,而欲制成上述大砚者,更是稀若晨星。该类老坑水岩之砚面常年累月的浸泡于水中。受水的滋养,洗礼,冲刷,除去了它的粗劣,保留了它的精华,故能温润如玉,抚之如小孩的肌肤,沾指可湿,呵气可墨,清新典雅,发墨益毫,贮水不枯,久用之该砚色青灰中含带紫气,细腻润泽,娇嫩致密,坚实如玉。扣之发出“啪!”“啪!”之木声。其石丰富多彩,敷水于砚面,浮光沃之有深沉的胭脂火捺和微尘青花若隐若现,若沉若浮于砚面,犹如河塘里的浮萍,微风吹拂静中寓动,蕉叶白如冻隐于砚面的中部……此明末清初端石水坑中之佳品也.,其砚背虽无复手,然中心部位平而微凹留有刻铭。

  陈贞慧字定生,江苏宜兴人,四公子中,他的家世最贵,是左部御史陈于庭的儿子,陈于庭字孟谔,万历二十三年进士,由知县擢升为御史,先后出巡山西,江西,山东。明朝的巡抚御史,秩不过七品,而“代天巡方”极具权威。陈于庭巡抚各地,裁仰豪强,所至有声。陈贞慧早年加入复社,他出则忠义,入则孝悌,人品高清,爱宾客,广交友,文采风流冠绝一时。他深恶痛绝于当时的阉党及余孽阮大铖辈的奸诈之徒。洁身自好于之斗争了前半生。

  砚铭中的崇祯癸未即公元1643年,也是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帝吊死煤山的前一年,正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下,陈贞慧落寓刊江(江苏扬州)心潮翻滚。以砚石喻之于人,喻之于己,勿骄勿躁,方可忠节永葆,该砚铭也是勉励自己清白做人的座右铭。铭文作小楷,以双刀法刻之,清秀飘逸,一股正人君子的浩然正气奔涌而出。从中也折射出了陈贞慧忠孝傲骨的一生。

  该砚正背两面的墨垢灿然,洗之不去包浆厚实,应是三百六十余年至今的岁月留痕。该砚盒的底部以整块花梨木挖嵌而成,亦素工,与砚之素工相配相呼应。精工细作,砚置于盒内纹丝不动。盒至内侧还用黑色推光漆髹之光可鉴人。还可防砚池中之水气浸于木盒。使之变形和开裂。该砚盒也是与砚同时代的产物。

  砚之收藏须审砚之质、工、铭、品、饰五个方面,质;指砚的材质,是泥是石,是山坑是水坑,是新坑是老坑等等。工;指砚的雕工,是俗工,是名手,是旧工,是新工,是广工,是徽工,是文人工等等。铭;是铭文,指的是文人书画家佳句铭刻,有真有假,或抒情,或诵物,或馈赠,留传轨迹以此为证。品;指品相,砚品有如人品,方圆为佳,规矩者好品也。饰;指的是砚盒,装饰保护砚也。然藏砚者很难遇到此五方面俱全者。若五者皆胜,则可谓之神品。该砚虽不产自皇家宦官,而陈贞慧清白布衣高风亮节百世留芳,自留砚铭且铭文采风流言简意明,朗朗上口更为难得。

TAG标签: 陈贞慧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