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拓攻张羽 要做好产品也要“节制欲望

  用CEO张羽的话说,一个公司能把一件事做好,已经很不容易,“不要想着什么事都能做,人一样,公司也一样,需要节制欲望。”

  张羽留着小胡子,在拓攻的新品发布会上,他腼腆地上台简单发言,然后像个围观群众一样,随意地坐在发布会现场,认真地听着各路嘉宾的演讲。

  张羽有着华丽的履历,先在南京大学读电子工程,后来去伊利诺伊留学,攻读电子工程与金融两个硕士学位,此后进了软银赛富做投资工作。这个从小就有飞行员梦想的人,一直都对飞行感兴趣,自己还有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飞行执照。但在正式创业之前,他坦言自己也没有觉得可以把这个当做职业,这也是尽管他一直都对飞行感兴趣,但并没有报考这个专业的缘由,“我觉得人能把自己兴趣当职业是一件好事,但是兴趣不是职业也没什么关系。”后来加入拓攻,也是有点“因缘巧合”,用他自己的话说,不管做任何选择都是很多因素凑成的,“我之前的积累可能相对多一点,自己成熟度够了,可以做一点事情,也碰到了尹亮亮(拓攻CTO)他们原来的团队,大家很有化学反应,做这个事情我们也坚定的看好。”张羽说,无人机是朝阳行业,每年增长量也很大,是有潜能的市场。自己做这个,几乎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凑齐了,“我们的投资人也非常相信我们,对我们的团队也很不错,给了很多支持,所以这个事就促成了。”

  在拓攻,张羽说自己主要负责战略、财务以及商务上的事宜,CTO尹亮亮负责管产品和技术,“我们几个合伙人分工比较明确。”

  从过去几年的发展看,张羽说拓攻整体上讲还算不错,“概率上讲,一个创业公司能够活过前三年的,不到百分之五。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也算成功,至少生存期过了。”不过,他也坦诚,就他们的预期而言,还可以做得更好,不管是产品,还是市场,以及给客户的服务,这些方面的空间都还很大。“从这个角度说,我们也不认为自己过去三年怎么样了,不认为今天自己已经无懈可击,还有很多方面都不够,不管是技术实力还是其他方面。”张羽说,这些不足之处,也是拓攻接下来要完善的目标,包括不断推出新的产品,给客户好的保障。他还特别卖了个关子,称在今年1月份之内拓攻就会发布一个新的客户保障计划,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保障,目前相关的情况都已经准备停当,“一个月以内一定会上线。”

  在业界,拓攻以做飞控知名,并且,属于深耕飞控不碰整机的企业之一。张羽说,这一基调,从公司成立开始就已定下了,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会如此坚持。“我觉得一个公司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要想着什么事都能做,欲望还是要节制。”

  拓攻的团队目前有130人左右,其中研发人员就有100人,“初期南航的比较多,现在各行各业都有了。”张羽说,拓攻现在做的事情,还包括在飞行控制周边做有一些应用层面的东西。在当天的新品发布会上,拓攻推出了全新系列无人机专用飞控“M2”和机载计算机“Apollo”。前者采用拓攻第二代硬件架构和控制算法,有极高的可靠性和卓越的飞行性能。M2的出现,也意味着拓攻飞控从T1、T1S、T1PRO的T系列为主,将转向以M系列为主打方向。张羽说,M系列属于工业等级更高,抗干扰能力更强,开放性更好,更适合行业应用,T系列可能会作为拓攻将来的入门级产品,两者是不同的产品定位,针对的使用场景和目标也不一样。“M2主要是搭配我们的Apollo使用,可以实现更多更复杂的功能,以后也是朝着更加智能的方向发展。”

  而Apollo则是无人机的大脑,拥有强大的运算能力、丰富的接口以及4G联网能力。两者相结合,可以让无人机应用场景的开发变得更加便捷,释放更多的无人机潜力。按照他的说法,这种机载计算机是业内第一个,其中最重要的想法就是可以推动无人机在更多场景的落地。“之前有很多需求是可以用无人机来协助解决的,但由于这些场景里,原有的厂家可能对无人机接触的比较少,如果从零开始,障碍也比较多,所以我们希望有比较好的方案可以把无人机做成一个飞行平台类的东西,应用厂家只要做些软件和场景的开发就可以了。”张羽说,把无人机各个场景落地的门槛降下来,让更多的应用得以施展,是拓攻新品开发的初衷。

  从公司成立到现在,拓攻的飞控市场增长迅速。去年一年,拓攻已卖出了几万套飞控。市场快速增长的原因,张羽说首先是因为基数还比较小,所以看起来增长幅度比较大,但绝对数量跟很多行业比,在他看来仍然很小,比如跟智能手机、跟汽车比,远远还不是一个量级。但换个角度说,这其中的空间还很大,机会也还很多。

  专注技术之余,做好服务,也是张羽特别看重之处。“我们拓攻坚定的认为,仅仅有好的产品是远远不够的,对客户来讲,需要产品加服务,一定是要双轮驱动。”张羽说,拓攻是一个To B的商业模式,本身就是要为企业做服务的,“产品只是服务的一种形式,还有许多其他形式,这些都要做好。”

  由于公司做的事情是非常聚焦的飞控系统,因而了解客户的痛点,并且针对这些痛点制定解决方案,这是拓攻立足之本。就市场而言,国内做飞控的企业不少,拓攻无可避免地面临着同行之间的竞争。如何在竞争中体现自己的优势?张羽显得很淡定,“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别的无权也没有能力去干涉。做好自己的事情,让用户去做选择。”在他看来,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充分竞争的,竞争与合作是一个长期共存的关系,没有谁跟谁是永远的竞争对手,也没有谁跟谁是永远的合作伙伴,大家都会有一些竞合关系。拓攻愿意跟行业内所有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同时坚信合作的价值,“任何一个行业都不会是少数企业垄断的,一定是大家通力协作,才有产业更大的发展,这是我们坚信的价值。”

  就无人机的发展而言,他直言目前还处在行业的萌芽期,潜力大,问题也多。看上去发展速度虽然很快,但本身行业法规还不健全,行业的水平还普遍有待提高,行业的市场空间还不够大,包括很多应用场景现在也还没有开拓出来。“这都是一个市场处在早起阶段的特征,但我觉得正因为这样才有机会,一个特别成熟的市场,其实机会很难去找到。”无人机在工业级领域之所以还没有像消费级那样爆发式增长,在他看来归根结底其实还是企业没有做好的缘故,“如果你的飞机又便宜飞得又稳功能又多,怎么可能不好起来?”张羽说,对于企业来说,这是挑战,也是机会。

  从2015年到现在,他说做拓攻最大的收获和成就,只有三个字:活下来。“我们创业以来其实没有太多奢望,就是把事情做好,让企业活下去,这是最高目标,也是唯一目标。”

  张羽不喜欢谈公司的宏图愿景,用他自己说过的话来形容,大意是:梦想就像内裤,不适合拿出来给人看,“我们希望明年可以服务更多的客户,把客户服务做的更好。”张羽说,这是一个比较难量化的指标,“我觉得一个企业的价值在于它给客户创造了多少价值,这是商业的根本逻辑。”他说,如果要说企业的愿景,这个就是拓攻的愿景——给更多的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TAG标签: 张羽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