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资产处置成风口 资产价格高启 风险暗藏

  对于这样一个风口,深圳联合金控风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程飞在11月30日的“《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中表示,市场竞争加剧已经间接推高了资产价值,而且目前普遍存在不良资产流转效率过低。

  “不良资产看似是个蓝海,实际上存在复杂性、多样性以及层次性。不良资产从源头产生到处置退出,中间有许多的变量,包括交易价格、退出时间、投资收益等等。”程飞在当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根本上来看,债权投资的风险和收益取决于进场价格,在目前进场价格高启的情况下,盲目投资其实存在比较高的风险,

  在这一轮的不良资产处置中,市场机构成为四大AMC之外的重要补充。目前为止,各地成立的省级AMC和地市级AMC已经有50余家。

  但在程飞看来,目前不少地方AMC存在“羊群效应”,机构在申请时主要是冲着牌照的稀缺性,业务开展时缺少专业团队及业务经验,甚至主营业务并非收购不良资产。

  同时,四大AMC虽然在资金规模,资金成本以及专业程度上仍然有绝对优势,但“不一定都能下沉到每一个细分区域”。尤其是在商业银行之外,基金、信托、小贷、P2P、消费金融、企业,都有风险处置的需求,对于民营机构也意味着很多机会。

  “系统性的风险可能并不在商业银行,而在于多元化、多层次的中观经济体内的金融机构、非金机构和经营机构。”他表示,这些领域也都需要有针对性的行业标准和风险规划机制。

  仅从目前来看,不良资产的一级市场交易是受限的,四大AMC是主力军,是不良资产的买方,但在二级市场上,四大AMC是不良资产的卖方,市场机构的活跃度比较高。程飞表示,根据联合金控的数据监控显示,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是不良资产交易的主要二级市场所在地。

  但同时,程飞指出,市场面临一个流转效率太低的困境——“想买包的人买不到”。原因就是产业结构单一,“让大家都扎到一条赛道上”,通道太少,增值服务太低。

  而且,债权投资的风险由进场价格和变现时间来决定,现在买一个资产包,三年之后值多少钱是可以预测的。买方市场把进场价格推高了,债权的收益实际是在收窄,此时再盲目跟进,暗藏的风险很高。

  对于眼下机构蜂拥的火热情况,程飞认为,行业或许在2019年会进入“冷静期”。原因之一就是不理性的投资带来的亏损。

  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在《财经》年会上指出,如果从关注类贷款等不良率先行指标看,中短期内,不良资产供给仍将是常态。仅关注类贷款,未来每年就约有7000亿至1万亿将转换成不良贷款。按照目前不良贷款的增速,不良贷款总额在2020年或将达到3万亿元。

  赖小民认为,随着金融“去杠杆”进程的推进,今后2-3年内(2017-2019年),不良资产总量仍会在合理范围内缓慢上升,其处置出清还有一段持续过程。

  程飞则判断,当国有银行及主要的商业银行风险释放、稳定之后,农村商业银行,城商行、农信社等机构的违约债权会增多。

  对于不良资产行业的发展,程飞划分了三个阶段。在风险资产1.0时代,关键词是“国家垄断”,由四大AMC垄断行业,金融机构政策性剥离风险资产;之后的2.0时代关键词是“群雄逐鹿”,四大AMC业务板块全面扩张,民营及外资进入不良资产市场,市场关注度提升,市场参与者增多。

  现在,他认为,风险资产已经进入3.0时代,现阶段的关键词是“智慧金融,数据风控”。“做好风险防范,以前我们用人,用经验,用垂直的调查。而现在我们应该用大数据的横向的交叉式的深度学习来进行参考和提示。” 他表示,行业未来的长远发展,必然基于对历史数据的有效分析和应用。

  “商业银行传统的风险审批和贷款发放是纵向的,市场端开发信贷客户,公司管理部来审批,贷款发放以后风险管理部来管理,违约后由资产保全部参与退出,风险排查的过程比较单一。”他举例认为,将金融风险领域数据与智能的结合应用,可以实现对市场、债务人行业、标的、价值、流动性、投资回报等全面的数据分析。在资产处置时,也可以通过大数据来精准匹配对接下游机构。

  目前,程飞所在的联合金控是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的副会长单位。联盟主要是由投资机构、处置机构以及服务商构成,目的在于实现不良资产处置的增效增速增值。

  “2008年美国在出现金融危机后迅速实现了风险转化处置,是因为他们有非常完善的风险市场体系。中国在未来十五到二十年,必须要有完善的风险处置市场和细分行业的专业机构。”程飞说。

TAG标签: 高启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