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峤无心插柳开创论书诗

  在中国所有的文艺门类中,书法和诗歌是两种最为源远流长、历时悠邈的传统文艺形式。而论书诗就像一座桥梁,连接着诗歌和书法这两座文学史和书法史上的高峰,使两种艺术境界圆融无碍。书法家的睿智与审美,为诗人开拓了描写范畴;诗人们又把观赏书法的感受吟而为诗,共同促进了传统文学艺术的发展。当诗歌在唐代达到无可再现的高峰时,书法也同样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书艺既盛,论评益隆。唐张怀瓘《书议》 云:“论人才能,先文而后墨。羲、献等十九人,皆兼文墨。” 文人诗书兼擅这一现象至唐尤烈。因此,论书诗在唐代的开创,显为水到渠成之事。

  饶有趣味的是,作为论书诗开创者的李峤,却未见善书记载。不过,考虑到唐代以书取士,作为先取进士后又拜相之人,其书法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历史上首篇深究书法根柢、坦陈书法观念之诗,即是李峤五言律诗《书》:

  该诗艺术手法亦旧,前四句因袭辞赋旧例,述说文字起源。第三句则引人注目,前半句讲形貌,后半句深入书法内质,讲内在审美——“骨 气”。最早将“骨”和“气”引入书论的分别是见载于张怀瓘《书断》中的卫瓘之言和王羲之《记白云先生书诀》(传),而南朝萧衍最早连用 “骨气”一词以表述书法具有峻拔奡盪、挺利萧散的气势风貌。迄唐,孙过庭《书谱》、李嗣真《书后品》又用“骨气”来与“遒润”、“妍冶 ”相对举义,评说书法的强劲有力。同时而略晚的李峤,则首次将该词引入论书诗中。崇尚骨气这一书学思想亦与劲健的初唐书法实践相吻合。 李峤这一创举,开辟了唐代论书诗的新纪元。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峤《书》诗当为首篇标举书法思想的论书诗。至此,论书诗的概念便可应声而出:

  论书诗是指那些能够反映同时代的书法审美观念、折射书法思潮、透露书坛活动信息、以歌咏书法作为主题的诗歌。其中包括纯粹评论书法之诗,亦包括那些虽是歌咏书家和文房四宝、内容却能涉及书法审美思想的诗歌。

  按照传统的唐代历史分期法,李峤的卒年(713)正好是初、盛唐的分界,于是可以这样论定:我国历史上论书诗的开创时间是在初唐。

  李峤(644~713) ,字巨山,赵州赞皇(今属河北)人。他前与王勃、杨炯相接,又和杜审言、崔融、苏味道并称“文章四友”,对唐代律诗和歌行的发展有极大的作用与影响。其诗用典博赡,偶对精切,辞采华美,尤以五律创作数量最多、影响最大、成就最高。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其所存大型咏物组诗,已是纯然的五言律诗,在初唐乃至整个唐诗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有人说李峤120首《杂咏》诗的创作目的是为了普及律诗, 因为其《杂咏》曾与白居易的《白氏新乐府》和李翰的《蒙求》一起,在日本被列为平安时代传入的中国三大幼学启蒙书,这充分说明了李峤《杂咏》对五律诗的普及和推广的重要意义。但我更愿意相信此诗的创作是为了逞才。其诗注重形象刻画而忽略兴寄,注重隶事用典与音律对仗, 很少缘物抒情,因寄所托,多无生趣。上述《书》诗即其中一首,炫技矜才,实其印证。然而,其开创论书诗之功,却不容泯灭。

TAG标签: 李峤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