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我有一颗春天的心

  周邦彦(1056年-1121年),北宋末期著名词人,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历官太学正、庐州教授、知溧水县等。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提举大晟府。精通音律,曾创作不少新词调。作品多写闺情、羁旅,也有咏物之作。格律谨严,语言典丽精雅,长调尤善铺叙,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旧时词论称他为“词家之冠”。有《清真集》传世。

  烟:薄雾。丝丝弄碧:细长轻柔的柳条随风飞舞,舞弄其嫩绿的姿色。弄:飘拂。

  隋堤:汴京附近汴河之堤,隋炀帝时所建,故称。是北宋是来往京城的必经之路。

  又:又逢。酒趁哀弦:饮酒时奏着离别的乐曲。趁:逐,追随。哀弦:哀怨的乐声。

  “梨花”句:饯别时正值梨花盛开的寒食时节。唐宋时期朝廷在清明日取榆柳之火以赐百官,故有“榆火”之说。寒食:清明前一天为寒食。

  我是周邦彦,字美成。打一落地,我就有一颗春天的心,时刻游走在春天里,只想唱一世欢歌,做一世欢喜的人。叵耐世事无常,好花不常开,春天总是在我吹乱的繁花下远遁,而那些写旧的春词,也总是在我望晴的眼中,明明灭灭,灭灭明明。

  于是,无数个孤枕难眠的日子里,我只能枕着一泓秋水,在深秋的肃杀与寂寞中,慢慢忆取,那一管笙箫吹醒的欢喜,却不意,早就该忘却在流水中的旧事,又在最无聊里兜满整个心田。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生死相许!这春寒料峭的季节里,拥着往昔的暖意,可知,我仍愿,牵着一米阳光,走在寻常巷陌里,去邂逅那些年,那些花前月下,伴花行、伴月眠的朱粉佳人?

  (宋徽宗政和六年,61岁的周邦彦从明州知州任上卸任回到东京,并出任秘书监一职。历尽坎坷、仕途多舛的他,竟然在这个时候结识了艳帜天下的名伎李师师,二人惺惺相惜,迅速发展成一对忘年交,一时传为街巷美谈。)

  从来没有想到,在我六十一岁那年,还能和名动天下的李师师成为一对忘年知交。谁都知道,被官家徽宗皇帝宠爱得紧的李师师,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是名副其实的国色,尤其擅长音律,无论是古琴、古筝,还是箜篌、琵琶,在她手里,都会被弹拨得出神入化,所以东京城里早就流传有“曲听李师师”的佳话,但凡是个才情卓越的男人,都以一睹其人芳姿为毕生最大荣幸,而我,即便已成老朽,也不能例外,更不能破这个例。

  大抵世间的才子,都喜欢艳名大帜的女子,即便不想和她谈一场倾世的恋爱,也要浸在彼此糯软的笑意里,用一颗敏感的心,去体会这世间最极致最惊艳的温柔,然后,再用一枝生花的妙笔,把这一切的经历,都铺染成最靓丽最冶艳的景,任岁月在流年的风中,欢喜着,或是忧伤着,去追忆那些曾经曼妙的年华。

  我爱李师师,李师师也爱我。这份爱,早已超越了情欲之欢,当我第一次走进官家为她建造的醉杏坊时,我就知道,从此后,被金屋藏娇的再也不是她李师师,而是我和她的故事,一段即便不是生死相依,也是两情相悦的故事。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正午的柳荫直直地落下,雾霭中,丝丝柳枝随风摆动。可知,自与她相识以来,她便是他记忆里永远挥之不去的一丝忧伤,若缕缕清风,缓缓撩拨着他的心,撕扯着他的情,让他心痛,让他潸然泪下?于前世,于此生,亦于来世。

  她的美丽与轻柔总是让他对她的思念若琉璃般晶莹,总是让他为她溢出的泪花若水晶般剔透,而他的情深不悔,却恰似窗外那一树飘香的辛夷花,盛开在乍暖还寒的初春,摇曳在绿意葱茏的枝头,若苍白记忆里的一丝温暖气息,总使人流连忘返,心旷神怡,只愿久久陶醉其中,不再醒来。

  那一份情有独钟的爱慕始终根植于他柔润的心底,使他终日心甘情愿地醉醺于一整个有梦且温凉的春季,哪怕永远无法醒来,亦是欢喜宁和的。她不在他守候的红尘里等他,所以宁愿面对的这个世界永远静止不动,从此,不再有世事的轮回、因果的循环、时光的交替,只有风声在他望晴的窗下微微地刮,而他,就在风中默默看她微笑如花的脸,不言不语。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漫步在古老的隋堤上,却是心绪凄然。曾经,多少次流连在这堤边水湄,看柳絮飞舞,把匆匆离去的人儿相送,只伤心难禁。而今,即将离京远谪的他,不得不跟随离人的脚步来到这里,然而,徘徊复徘徊,终是舍不得离去,究竟,在这柳色青青的季节里,他还在等待着谁,又还有什么舍不得放不下的?

  是她,是她,还是她。她蕴含风的柔情魅力、雨的幽幽神韵、雪的翩跹美丽,只一眼,便醉了他那颗日趋衰老的心,让他变得年轻活泼起来。他知道,她的梦里有风儿轻轻地拂过,那风如若纤弱柔细的思念,而那思念里更有浅浅的梦在轻轻地弹吟衷肠与哀伤,宛若一位身披轻缕薄纱的窈窕少女,在西子湖畔轻舞吟唱了千年仍不肯归去一般。

  然而,她又可知,他的梦里亦有春暖花开,有她芙蓉花般妩媚的面颊里泛起红晕的牵挂?那牵挂里,满满地缠绕着的,都是他的痴情与眷恋,可如今,人去楼空,寂寂里,却唯余落花散尽曲终散、泪埋千载只成空的凄凉与沧桑。

  “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每次心绪不佳的时候,都会登上高台望向故乡的方向,然,望来望去,那座叫做杭州的城池还是与他隔了重重山水,而那些逝去的人、历经过的事,更是无法温暖他日渐疲惫的眼。

  是她,那个叫做李师师的女子给了他继续振作下去的勇气,给了他一份难得的明媚与温婉,才让他暂时忘却了世间所有的愁与烦。只是,徽宗的一旨诏书却彻底冷了他的心,更让他对旅居京城的生活彻底感到厌倦,可,此时此刻,又有谁知道他心中纠葛的这万般隐痛?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凝眸处,唯有辛夷的花香未曾散去,唯有古道旁那一株株柳树历经千年风雨的洗礼,依然枝繁叶茂,用佛的神韵感化着人世。可知,在这十里长亭的路上,他总是年复一年地把他人相送,折下的送行的柳条亦已有上千枝了,怎不让他惆怅莫名?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虽是盛春时节,但他却由衷地觉得这是个充满忧伤的季节。伤感的影踪里,追随着不曾散去的一曲清音,孤独的他趁着闲暇到了郊外,继续沿着那条千年古道,踯躇着朝前走去。却不料,出来本是为了寻找旧日的行踪,竟又逢上朋友们为他在附近设下的饯行筵席。

  究竟,是喝还是不喝?是走还是留?正犹疑间,却发现了衣袂飘飘、一脸素容的她。她自是来为他饯行的,他又有什么理由避之不见?华灯照耀,他偷偷望着她哭红了的眼睛,情不自禁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却不知是邀请了谁,更不知是回避了谁。倾耳,哀怨的弦音在空中飘动,那是她为他弹起了一曲抹着哀伤的曲。难道,这一别便要永诀了么?

  驿站旁的梨花已经盛开,提醒着他寒食节就要到了。光阴似水,岁月匆匆,人们早已把榆柳的薪火取用,想来,他与她相识已有一年光景,可是,这一年里,她带给他的所有快乐,还有那欢声笑语,又叫他如何来还?

  那一树树的梨花,开了他的心事,开了他的情,开了他的爱,开了他悠悠千古里的一树期待。也曾想紧随她的梦想,愿与她一起去流浪,一起去漂泊,一起去建立崭新的生活,怎奈一曲琵琶的清音自古道深处传来,却让他的思念定格在她回眸的地方,有茫然,有惊愕,更有种似曾和她相识的感觉寥落在眼底,转瞬间,便惹他涕泪纵横。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终于,在她哽咽的琵琶声里,他怀着满心愁绪踏上了远去的渡船。梢公的竹篙插进温暖的水波,船儿亦随顺风若箭般急速朝前驶去。然而,他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频频回首将守在水边相送的她望了又望,只是,风儿太疾,船儿太快,才半盏茶的工夫,她便被抛在了那云霭深处,再也端瞧不见。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想要再看她最后一眼,不料眼前却已是一片朦胧。孤零零地站在船头,他神色凄然,而那堆积于心的愁恨更有千万重。再回首,看春色一天天浓了,望斜阳挂在半空,那送别的河岸依然迂回曲折,渡口的土堡依然一片寂静,又哪里还能寻得她的只影片踪?

  只是,他还记得,饯行的宴席上,她的目光写满了忧伤,却只能用一曲琵琶弹奏着经年的期待,用一曲醉人的清音感动着荏苒的流年,用一丝妩媚挽留着经年的光阴,而这一切,便都只是为了他。

  为他,她流连了岁月的深情呼唤,往返了光阴的亲切期盼,用纤柔的臂弯环绕着他经年不曾放弃的梦,更用辛夷的花香勾勒着他曾经玉树临风的模样,只想与他共守佳期。只是,这个梦又怎能成真?

  他知道,她是他的一个梦,一个不该做的美梦,而他亦终是她梦里那个期盼了许久的性情男子。只是,任他们在时光的栈道旁相互呼唤,任岁月的风零落了她的模样,任时光的霜染白了他的思念,他们亦是两两相望,两两相忘。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放眼望去,水月无边,世间一片苍茫。惆怅里,他不禁想起初识她时,情不自禁地拉了她的纤纤素手,与她一起在溶溶月色下的水榭边游玩,与她一起在露珠盈盈的桥头听人吹笛到曲终的情景。

  那时那刻,即便心中无牵无挂、无欲无求、无情无爱,亦是那样的隽永美好。只是,好花不常开,好事不再来,回忆往事,如同沉溺于一场无法醒来的春梦,只黯然神伤。然,她可知,他暗中垂下的泪滴,在远去了她的世界后,便永恒成了今生难以排遣的隐痛?

  吴俣阳是我目前为止所见到的极具才华与天赋的词传作家,他对古典诗词作品的解析完全抛弃了目前市场上几乎千篇一律引经据典、逐字逐句解析的机械模式,创造性地以传主的生平阅历为经,以传主的代表作品为纬,以词人情感、婚嫁、仕途乃至自己的实地考据为线索,全新解读古人诗词背后的浪漫情感、人文关怀,文字优美而多情,清丽迷人,雅俗共赏,如彩蝶翻飞,又似百灵歌唱,往往三言两语便能直击人心深处最柔软之地,在字里行间引领读者穿行于风花雪月的唐诗宋词之间,正所谓“一生痴绝处,唯解花间语”,被女性读者推崇为“新花间派掌门人”“中华诗词解析第一人”。文史版图书《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周邦彦词传》是吴俣阳继畅销四十万册《相见何如不见时》(仓央嘉措诗传)之后又一部解读诗词背后浪漫古典爱情的力作。

  《周邦彦词传》,中国文史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吴俣阳著,责任编辑全秋生。

TAG标签: 周邦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