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宛被传为董鄂妃 冒襄对其一见钟情(图

  冒襄(字辟疆,号巢民,1611-1693)与董白(字小宛,1624-1651)的情感大戏,因为民间牵上了顺治皇帝,在江湖的知名度一点不逊于“江左三大家”钱谦益、龚鼎孳和吴伟业,以及“四公子”之一侯方域。尽管没有孔老夫子的后代帮忙写个戏流芳百世,但冒襄自己的长篇回忆文章《影梅庵忆语》,辟疆朋友张明弼(字公亮)写的《冒姬董小宛传》,都为这段哀怨的爱情故事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导读:不过,这初次见面,并没有像冒襄夸耀的“短短初次一见,小宛立马就要跟了他”(倾盖矢从余),而是连话也没说几句。倒是秒杀少女的“惯犯”冒襄自己“惊爱之”,看董白倦怠,就此告别。这很有一见钟情的意思在里面。

  冒襄(字辟疆,号巢民,1611-1693)与董白(字小宛,1624-1651)的情感大戏,因为民间牵上了顺治皇帝,在江湖的知名度一点不逊于“江左三大家”钱谦益、龚鼎孳和吴伟业,以及“四公子”之一侯方域。尽管没有孔老夫子的后代帮忙写个戏流芳百世,但冒襄自己的长篇回忆文章《影梅庵忆语》,辟疆朋友张明弼(字公亮)写的《冒姬董小宛传》,都为这段哀怨的爱情故事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崇祯十二年(1639)初夏,二十九岁的冒襄到南京应试,朋友方以智(字密之)向他推荐了秦淮名姬董小宛。那时,十六岁的小宛已经侨居苏州山塘街桐桥半塘。以此推算,董白出生在天启四年(1624)。

  辟疆落第,浪游吴门,专程去“小筑河滨,竹篱茅舍”的董家拜访,但几次去都扑了空,倒是见到了小宛的小姊妹、苏州另两位当红名妓沙九畹和杨漪炤。即将回如皋那天,辟疆再次跑到山塘街桐桥边,希望见到朝思暮想的董小宛。

  陈妈看到冒襄又跑来了,很有点不好意思,说:“公子已经来了好多次了,这会儿女儿正好在,不过喝了点酒还在睡觉。”说完,就跑出去了。

  面晕浅春,缬眼流视,香姿玉色,神韵天然,懒慢不交一语。(冒襄《影梅庵忆语》)

  晚明这帮才子,真个都是“香奁体”的高手,寥寥一二十字,名姬风韵毕现。“缬”本是形容带花纹的丝织品,冒老师拿来描述美人醉眼,也算一绝。

  不过,这初次见面,并没有像冒襄夸耀的“短短初次一见,小宛立马就要跟了他”(倾盖矢从余),而是连话也没说几句。倒是秒杀少女的“惯犯”冒襄自己“惊爱之”,看董白倦怠,就此告别。这很有一见钟情的意思在里面。

  转眼到了崇祯十三年(1640)的夏天。待在如皋家里的冒才子又想到苏州来看董美女。正好有朋友从苏州过来,带来董白的消息,原来人不在苏州,跟着钱谦益去西湖和黄山游山玩水去了。

  苏州去不成了,冒襄心里郁闷无比。第二年早春,冒襄到湖南看望父亲,借道浙江,便转来苏州山塘街找董白,却扑了空。原来小宛还在黄山没回来。

  那天,滞留苏州百无聊赖的冒襄,租了条船,在河上漫无目的往虎丘游去辟疆为

  冒才子狂喜。三年前,那个曲栏边“懒慢不交一语”的董美女顿时浮现在眼前

  但同行的朋友劝他,听说,人家家里刚刚遭难,陈妈也刚刚去世,小宛病了,已闭门谢客多日。

  原来小宛有个游手好闲的活宝父亲,借着女儿的江湖名气,到处借债,欠了数千两银子,这在当时绝对是一笔巨款。

  冒襄不顾朋友劝阻,坚持停船登岸,上前叩门再三,才有人来开门。但见楼内灯火寂寥,到得董白房里,又见药罐满地。

  病榻上的董白似乎记起了什么,忽然泪如雨下:“原来是你啊!知道公子几次来访,虽然只见过一次,但妈妈背后一直称赞公子,并因我总是错过和公子交往感到可惜。一晃都三年了,妈妈刚刚去世,今天见到公子,又想起妈妈的话犹在耳边哪。”

  说着,强打精神从床上坐起来,揭开床幔帷帐打量冒襄,还把灯移过来请辟疆坐到床边上。

  两人说了点什么,冒襄没有写,只用了三个字“谭有顷”,就是说了一阵子话的意思。但关键词还在下面。

TAG标签: 冒襄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