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与好水正如苏轼和王安石的故事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虽然“叨陪末座”,然而场面之事却常为主位。每逢客至,主人首先递上的往往就是一杯香喷喷的热茶;至于雅士,茶更是深浸魂魄的“灵”物了。

  明代文徵明绘《惠山茶会图》 苏轼一生嗜茶,无论是采茶、制茶、点茶、品茶,都达到了很高的境界。王安石也是茶道中人,为治痰火之症,他请求在黄州为官的苏轼在来往长江三峡时,顺便从中峡给他带一瓮水,用来冲泡阳羡茶,并在信中客气地说:“我的衰老之年,可以说都是你苏大学士替我延长的了。” 一年后,苏轼亲自将水送到王安石府上。王安石非常高兴,两位重量级人物很多年没有这样好好在一起坐坐了。须臾间,侍者将新泡之茶捧了上来,王安石一见茶色,顿时皱起了眉头:“你这水是从哪里取来的?”苏轼回答:“中峡。”王安石笑道:“此水是下峡之水,如何假装是中峡之水?” 苏轼大惊,忙问:“您是怎么分辨的呢?”王安石道:“上峡的水,水性太急;下峡的水,水性又太缓;只有中峡的水是缓急相半,中和相当。这在古书上有明确记载。故而用三峡水烹阳羡茶,上峡之水,茶味太浓;下峡之水,味又太淡;唯有中峡之水,才不浓不淡,恰到好处。你看这茶,茶色半晌才开始出现,这不明摆着就是下峡之水吗?”

  冯超然《煮茶图》 原来苏轼在过三峡时,完全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惊呆了,那奇崛险峻的三峡风光让他深深地陶醉其中,诗兴大发的他待回过神时,船已至下峡。王安石的一双慧眼和丰富学识,让苏轼叹服不已,随即离席,诚恳谢罪。当然了,那瓮真正的中峡之水日后是绝不会缺少的。 一盏好茶,倾倒多少高人雅士,或诗,或词,或赋,或文,或书,或画,品出的茶味、茶韵、茶思、茶理何止千万,直至今天仍然回味不尽。没有好茶,宛如无米之炊,纵然巧妇,亦难为之。上好之茶已备,如无好水佐之,则如没有沃土的种子。茶、水俱佳,如无好壶,同样无功。此外,再兼懂茶之士、精湛茶艺、旷达胸怀、良好心境,茶之妙趣方至极境。

TAG标签: 苏轼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