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圆朱文印的大师们

  作为一种独立的风格样式,在整个印学史中有特殊的地位,是文人印产生至今的主流之一,与古望、汉印、明清流派印构成印学四大板块。

  赵孟頫(1254-1322)对于元朱文印的开拓之功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他与吾丘衍提倡典雅印风确立了明代篆刻创作的方向与旨归。

  汪关(1573-1631)作品工致精严、典雅妥贴,堪称元朱文印创史以来,第一位具有专业精神的印人。李流芳评曰:“有秦汉、宋元之长,而独行其意于刀笔之外者,不得推杲叔(按汪关字杲叔)。吾谓长卿以后,杲叔一人而巳……”明末大多书画名家用印皆出其手。

  林皋(1658-?)闽人,寓江苏常熟,为王时敏作印尤多。是元朱文印在清初一大高手。林皋承汪关遗绪,用刀纯熟精炼,用字融会贯通秦篆、汉篆、金文等而无丝毫不妥之处。林氏将圆朱柔美秀逸的雅致推到一个新的高度。后人称其“莆田”派,或将其与汪关、沈世和合称为“扬州派”。

  丁敬(1695-1765),杭州人,丁敬篆刻吸收前人菁华,以碎刀技法为之。刀法与前人不同,故丁敬在印学史上功绩非同-般,丁氏创作实践颇丰,印学思想亦超群一“古人篆刻思离群,舒卷浑同岭上云。看到六朝唐宋妙,何曾墨守汉家文” (丁敬《论印诗》)。以碎切刀法制元朱文印与汪关、林皋印风在美学意义上有很大差异,这使得元朱印在艺术视域中明显丰富了许多。这种特定的形式语汇成为“浙派”风格的标志。丁敬为首的西泠八家将浙派手法在元朱文印上的演绎进行的很彻底。

  到民国,元朱文印创格六百多年,以冲切两种刀法论之,都出现了诸多优秀的印人,似乎可以终结了。可是笔墨当随时代,艺术也因人而异。赵叔孺称弟子陈巨来(1905-1984)为 “近代元朱文第一”。陈氏让元朱文印进入一种极限。线条高度理性化、空间绝对秩序化,用刀干净、平稳、光洁;布白均匀、对称、和谐,不露任何破绽。汪关、林皋印风在陈氏这里得到新的诠释,也似乎和上海城市情调相关,温文尔雅,西装革履。

  或许,陈巨来也不是元朱文印的终结者。今天的印坛正以专业视角对元朱文印进行梳理,加之古今中外大量图版文献资源的贡献,相信元朱文印还会给我们带来下一轮的惊喜。

  陈灃《摹印述》云:“赵松雪始以小篆作朱文印,文衡山父子效之,所谓圆朱文也,虽非古法,然自是雅制。”布篆上“雪”字上下两弧颇为传情,“松”字“厶”部提高,与上下左右距离相当,一番苦心。

  此印线质停匀优雅,平和遒丽,转角处圆润。出土时边框已残更显深处幽远古朴的玄妙,字形缺损无框,开元朱一支脉。

TAG标签: 朱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