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茅盾巴金老舍……《名居·名人·名剧》开展

  穿越历史文化的时空隧道,9位文学艺术巨匠齐聚广州文博展厅。北上广津四地9家名人纪念馆,首次联手打造一个全新模式大展:《名居·名人·名剧——四地九馆的超级连接》,昨天在广州鲁迅纪念馆正式开展。近300张历史图片、150多件文物展品,将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李叔同、梅兰芳、红线位著名文学艺术巨匠,齐聚在名居、名人和名剧三个关键词下,迎接市民的观展。

  据悉,9家名人故居纪念馆包括广州鲁迅纪念馆、郭沫若纪念馆、茅盾故居、巴金故居、老舍纪念馆、曹禺故居纪念馆、李叔同故居纪念馆、梅兰芳纪念馆和红线女艺术中心,其中,广州本土的有广州鲁迅纪念馆和红线女艺术中心两家。

  主办方表示,对应今年国际博物馆日主题“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以一种新的连接方法,第一次将不同的“名居、名人、名剧”集结式展示在新公众的眼前。以名居为起点,改变各馆藏品利用方法;以名人为中枢,提供新的藏品阐释手段;以名剧为介质,培植新的观众群体。四地九馆的名居、名人、名剧的后面是更为深厚的地域蕴藉、更为阔远的历史纵深、更为多元的公众需求。借此通过联合协作,形成名人文化合力,让多元群体分享名居、名人、名剧的风采,增强文化自信。

  广州鲁迅纪念馆馆长吴武林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史料上查证,除了李叔同尚未能得到考证,包括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等其他8位文学艺术巨匠都到过广州,广州与他们的一生紧密连接,密不可分。

  此外,本次展览侧重于以戏剧的形式解读鲁迅。鲁迅曾经创作过两部独幕话剧:《过客》和《起死》。

  鲁迅的戏剧活动是他整个文学活动的一部分,主要表现在:戏剧观摩、外国戏剧介绍与批评、中国戏剧批评和戏剧创作。鲁迅曾翻译和介绍过外国戏剧,以及莎士比亚、易卜生、萧伯纳、武者小路实笃、爱罗先珂等外国戏剧家。他对中国戏剧的现状也是关注的,主要表现在他对中国戏曲的批评。对中国戏曲的批评,不是从戏剧的构成要素来落笔的,而是从大文化的角度,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背景来看中国戏曲。

  1928年,鲁迅在其主编的《奔流》上专设“H.伊孛生诞生一百年纪念增刊”,评论挪威的“现代戏剧之父”易卜生浸透着“胜者的悲哀”和历史的“悲凉”。

  在《社戏》中,鲁迅通过在城里和乡下两种观戏经验的对比,表达了他对戏剧的基本看法:戏剧在民间,戏剧在基层。

  “其中,鲁迅在广州不满一年,总共住过三个地方,先后租过两次房子,其中今天的大钟楼就住了两个多月,写下有趣的《在钟楼上(夜记之二)》”“这里可给鲁迅至深的印象,‘这优待室却并非容易居住的所在,至少的缺点,是不很能够睡觉的。一到夜间,便有十多匹——也许二十来匹罢,我不能知道确数——老鼠出现,驰骋文坛,什么都不管。只要可吃的,它就吃,并且能开盒子盖……到清晨呢,就有工友们大声唱歌,——我所不懂的歌。’”吴武林介绍道。

  “鲁迅对白云楼的印象是‘很热的房子’,‘广州的天气热得真早,夕阳从西窗射入,逼得人只能勉强穿一件单衣。书桌上的一盆水横枝,是我先前没有见过的:就是一段树,只要浸在水中,枝叶便青葱得可爱。看看绿叶,编编旧稿,总算也在做一点事。做着这等事,真是虽生之日,犹死之年,很可以驱除炎热的。’”

  吴武林说,“梅兰芳,1928年带着121人全组演出剧团来到有1900多个座位的广州海珠大戏院演出,包括谭鑫培之孙谭富英等,都是北平的名角。10月29日,除梅兰芳以外,谭鑫培之孙谭富英、武生金少山、武旦朱桂芳、小生美妙香、古装花旦姚玉芙等百余人陆续抵达广州,石室附近一带住屋,被租为一空。本来梅兰芳预计在广州演出12天,因社会反响太大,演期延至40天。”

  “巴金曾六七次前来广州,并写下了《海珠桥》《广州二月记》《广州的最后一晚》《从广州来》许多散文作品,由此我们可以追寻巴金在羊城的足迹,回放巴金在广州的日日夜夜,同时也看看广州在远去的巴金心里留下的印象。”吴武林说,巴金也亲历了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前的过程,当年10月17日,已在敌寇包围中的广州举行了8万人火炬大游行,他身处其中,高唱着保卫大广东的歌曲,队伍像一条火龙在发出怒吼。一天之后,整个城市变得暗淡昏黑,静无声息,只有警察到处敲门,呼叫疏散人口。10月19日傍晚,巴金在4层楼的露台上眺望城市上空,心里又一次升起痛苦和愤懑。

  因此,他愤愤地说:“我在这里看不见别人向我预许过的壮剧,我的愤慨是很大的。”“我认得那些高大的建筑物,那是新亚酒店,在它旁边的是新华酒店的礼堂,再过去在新华的后面是爱群酒店的十三层大厦。”深夜,他把这一切都写了下来,是为《广州的最后一晚》。次日,他和萧珊等十人乘船撤出广州。

TAG标签: 巴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